• <tr id='muQokt'><strong id='muQokt'></strong><small id='muQokt'></small><button id='muQokt'></button><li id='muQokt'><noscript id='muQokt'><big id='muQokt'></big><dt id='muQokt'></dt></noscript></li></tr><ol id='muQokt'><option id='muQokt'><table id='muQokt'><blockquote id='muQokt'><tbody id='muQok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uQokt'></u><kbd id='muQokt'><kbd id='muQokt'></kbd></kbd>

    <code id='muQokt'><strong id='muQokt'></strong></code>

    <fieldset id='muQokt'></fieldset>
          <span id='muQokt'></span>

              <ins id='muQokt'></ins>
              <acronym id='muQokt'><em id='muQokt'></em><td id='muQokt'><div id='muQokt'></div></td></acronym><address id='muQokt'><big id='muQokt'><big id='muQokt'></big><legend id='muQokt'></legend></big></address>

              <i id='muQokt'><div id='muQokt'><ins id='muQokt'></ins></div></i>
              <i id='muQokt'></i>
            1. <dl id='muQokt'></dl>
              1. <blockquote id='muQokt'><q id='muQokt'><noscript id='muQokt'></noscript><dt id='muQok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uQokt'><i id='muQokt'></i>

                国安宣:深入学习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 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

                来源: 新华网          发布时间: 2020-04-15

                深入学习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 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

                ——写在第五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之际

                国安宣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进入新时代,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在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的关键时刻对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更加凸显了非传统安全对国家总体安全的重大影响。疫情发生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强调要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我们防范化解包括生物安全在内的非传统安全风险提供了重要遵循。

                  非传统安全风险,指的是由非军事因素引发,直接影响甚至威胁本国发展、稳定与安全的重大问题。经济安全风险、金融安全风险、生态安全风险、网络安全风险等都属于非传统安全风险范畴。相较于传统安全,非传统安全风险有以下四方面特点。一是潜在性与突发性。非传统安全风险从萌芽、酝酿、激化,往往是一个矛盾不断积累、性质逐渐演变的渐进过程,一旦量变累积突破临界点,又常常以危机形式猛烈爆发,容易引发社会恐慌和动荡,成为某一阶段影响国家安全的重大问题。二是联动性与传导性。非传统安全风险可能由单一风险向复合危机转变,由局部问题向国家安全的全局全域传导。类似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全球公共卫生重大风险,容易向社会、经济和政治等安全领域传导,甚至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引发社会失序、经济失调和政治失治的复合型危机,给国家发展和民众生活造成深重灾难。三是全球性与发展性。非传统安全风险从产生、应对到解决均具有明显的国际特征,如应对气候变化、传染病大流行、资源能源短缺等现有共性问题“存量”尚未解决,以及随着科技发展带来数据安全、人工智能、基因技术等领域的新兴问题“增量”不断涌现,这些都是关系到全球和人类整体安全利益的问题,需要国际社会通力合作、同舟共济,需要借助科技的发展、转化和运用。四是现实性与普遍性。非传统安全点多面宽,广泛潜藏、现实存在于国家和社会的各个领域。非传统安全风险与每个公民都息息相关,小到个人的衣食住行,大到整个社会的安定、经济的发展、生态的平衡乃至文化的繁荣,影响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各个方面,必须统筹分析、整体施策。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地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从总体上树立大安全理念,推动国家安全体系变革,将“既重视传统安全,又重视非传统安全”作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要内容,为应对非传统安全风险提供了根本遵循。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越是接近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我们面临的前进阻力和战略压力就越大。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和严峻复杂的安全风险,必须深入学习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在严密防范化解传统安全风险的同时,更加注重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切实维护国家安全。

                  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必须始终坚持党对国家安全工作的绝对领导。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根本保障,坚持党的领导是做好国家安全工作的根本原则。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习近平总书记亲自领导、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领导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打响了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展现出强大领导能力、应对能力和动员组织能力,再次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应对非传统安全风险,必须不断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在党中央、习近平总书记的坚强领导下,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切实强化忧患意识、斗争意识、风险意识,坚持底线思维和问题导向,始终保持战略定力、战略自信、战略耐心,把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作为维护国家安全重要方面,以坚决有力的行动维护各个领域的安全。

                  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必须充分发挥人民战争的独特优势。维护国家安全是全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新冠疫情防控是一场总体战、阻击战,更是一场人民战争。湖北人民、武汉人民不畏艰险、顽强不屈、英勇斗争,展现出感天动地的英雄精神;广大医护人员白衣执甲、逆行出征、不怕牺牲、浴血奋战,成为新时代最可爱的人;广大社区干部不辞辛劳、夜以继日,守住了疫情防控斗争的重中之重、决胜之地;广大人民群众用汗水和泪水、坚忍和奉献,汇聚起深沉的中国力量,点亮战胜疫情的希望之光!人民战争是我们党打大仗打硬仗打胜仗的宝贵经验和优良传统。非传统安全风险的特点决定了应对风险的制胜法宝和重要方法就是开展人民战争。要坚持专群结合、形成合力,充分发挥专门机关、专门队伍的作用,通过多种科学有效的形式载体,以高度专业的手段和方法有效应对;同时要坚持全民动员、群防群治,进一步增强全民的非传统安全意识,共建维护非传统安全的人民防线,凝聚人民战争的磅礴伟力。

                  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必须加快完善相应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要切实发挥国家制度和治理体系内在优势和效能,做到应对非传统安全风险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要切实把非传统安全作为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强战略谋划和系统规划,以全球视野研究当前非传统安全大环境、大形势和面临的风险挑战,着力固根基、扬优势、补短板、强弱项。要强化体系建设,将非传统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建设,制定国家非传统安全战略和政策,建立研判、评估、防控、决策机制,健全重大安全风险预警与防控机制,加强重大安全风险处置与应急能力建设,实现全天候全方位感知和有效防护。要强化科技支撑,推进维护非传统安全的科学研究和核心技术攻关,加快提升战略科技力量、战略储备能力,提升体系化对抗能力。要强化法治建设,推动非传统安全各领域立法,尽快出台生物安全法等法律法规,为维护非传统安全提供坚实法律和制度保障。

                  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必须深入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经济危机、恐怖主义、网络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风险不断出现,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给全世界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巨大威胁,给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带来巨大挑战。此次疫情再次表明,非传统安全风险是全球的共同风险,人类是一个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必须齐心协力、团结应对。我们要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全球安全观和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支持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发挥积极作用,有效开展非传统安全风险联防联控合作,加强国际宏观政策协调,做到既重视自身安全,又重视共同安全,打造命运共同体。

                  恩格斯曾说,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为防范化解非传统安全风险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统筹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完善国家安全体系、增强国家安全能力,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保障。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59631